学院概况

最新发布

服务

当前位置: 主页 > 留学新闻 >

文在寅总统来先把歌的事解决了

作者:AG九游会老哥俱乐部 发布时间:2020-08-09 22:01 浏览次数:

  1979年10月26日,朴正熙遇刺身亡,之后,以全斗焕为首的新军部势力于同年12月12日发动“肃军政变”,一步步攫取了韩国的最高权力。新任总统文在寅在竞选时就承诺要恢复合唱《光州之歌》的环节,5月12日便新官上任三把火,签署总统令兑现承诺。

  1979年10月26日,朴正熙遇刺身亡,之后,以全斗焕为首的新军部势力于同年12月12日发动“肃军政变”,一步步攫取了韩国的最高权力。韩国各地频繁发生民众抗议,其中以光州地区的示威活动最为激烈。在美国的默许下,全斗焕以“亲北叛乱”的名义派遣空输旅团进驻光州,并最终酿成了震惊世界的“光州惨案”。

  在光州事件中,民众用出租车、公交车突破军队防线,躺地阻进城,并抢夺武器占领全罗南道厅当据点。眼看光州将沦陷,学生领袖尹尚源在全罗南道厅殉道前说:“我们今天在这里虽然失败了,但明天历史会记下我们是胜利者。”事件后,尹尚源的家长发现儿子与前一年在另一场抗争中罹难的学生朴基顺是恋人,1982年双方家长为儿女举办冥婚,韩国作曲家金钟律当天为这对情侣改编了《献给你的进行曲》(《March for the Beloved》,又称《光州之歌》)。

  后来,这首歌也被用于悼念于1970年11月13日身亡的韩国工运领袖全泰壹,并最终成为韩国进步势力(亦即韩国)以及韩国普通民众抗议社会不公的代表性歌曲。去年11月初,韩国民众在光化门举行大规模示威要求朴槿惠下台时,也合唱了这首歌。

  这首歌还走出国门,走向亚洲。台湾解严后,桃勤工会派干部到韩国学习工运经验,韩国工人合唱《光州之歌》对抗军警的场面令桃勤工会的干部深受震撼,遂将此歌带回台湾。台湾著名工人乐队“黑手那卡西”将此曲改编并重新填词成中文的《劳动者战歌》。

  当然,这样一首具备深厚群众基础的抗争歌曲,也成为了韩国保守派(亦即韩国)的眼中钉肉中刺,韩国左右两派围绕这首歌曲进行过数次斗争。

  韩国民主化后,光州事件得到平反,韩国政府自1997年开始将5月18日定为国家纪念日,之后合唱《光州之歌》也成为官方纪念仪式的一部分。但保守派的李明博政府认为这首歌不符合国家活动的性质,从2009年开始在纪念仪式程序中排除合唱这首歌的环节。

  朴槿惠上台后,延续李明博时期的政策,拒不恢复《光州之歌》的地位。2013年6月韩国国会通过一项决议,敦促政府尽快在光州惨案纪念仪式中恢复合唱《光州之歌》,遭到朴槿惠政府无视,导致包括“518”纪念基金会在内的数个民众团体以及新政治民主联合(即现在的共同)等反对党,拒绝出席2014年的纪念活动。

  新任总统文在寅在竞选时就承诺要恢复合唱《光州之歌》的环节,5月12日便新官上任三把火,签署总统令兑现承诺。

  根据SBS提供的现场录像视频,5月18日举行的光州事件纪念仪式时长约一小时,约1万人参加,创造了历年来参加此仪式人数的历史记录。仪式的高潮部分就是在最后以全体参会人员合唱《光州之歌》作为收尾。外媒在报道本次仪式时,普遍把合唱环节作为亮点加以介绍,并强调了这首歌的“争议性”。

  事实上,围绕《光州之歌》的斗争的背后,暴露出的是韩国社会对如何评价光州事件、对如何评价军政府执政时期,乃至于对韩国社会未来应走向何方近乎撕裂的对立状态。

  尽管平反光州事件已经成为韩国社会的“政治正确”,但是韩国社会上依然有为数众多的保守派人士认为光州事件是亲北叛乱,认为光州事件死难者中有不少“北方工作员”(即朝鲜特工)。典型的如前些日子刚刚出版的《全斗焕回忆录》中依然将光州事件称为“暴动”,而《李顺子回忆录》(李顺子为全斗焕之妻)中甚至诉苦说他们一家也是光州事件的受害者因光州事件而声名狼藉甚至锒铛入狱。文在寅总统在纪念仪式演说中提到“在我们的社会中,仍存在歪曲和贬低518民主化运动的现象,这是决不能容忍的”,恐怕其矛头指向的就是全斗焕夫妇的回忆录。

  对光州事件的评价尚且如此割裂,韩国社会到对整个军政府时期的评价能有多么两极分化便可见一斑。一边是财阀、大中型企业主、中产阶级以及患有“红色恐惧症”的老年人,认为军政府时期实现了韩国的经济腾飞以及对朝鲜在综合国力上的反超。一边是忍受着高失业率的年轻人和底层百姓,认为军政府以红色恐惧绑架国民,腐败和贫富分化严重。自然,前者对光州事件多持保留态度,而后者则相反。两种观点的截然对立,似乎缺乏调和的可能。

  读者看到这可能已经体会出,韩国社会撕裂重要原因之一就是韩国社会严重的贫富分化。自朴正熙时期起,韩国经济的财阀化的特征就已初步显现,汉江奇迹的背后是财阀的迅速崛起以及韩国工人恶劣的工作条件。到全斗焕时期,财阀化问题进一步凸显,政商勾结成为了贯穿第五共和国(全斗焕执政)和第六共和国(卢泰愚执政)的显著特征。民主化之后,在金泳三、金大中和卢武铉三任总统努力下,政商勾结现象受到一定遏制,但是本质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并在李明博和朴槿惠时期进一步恶化。

  如此严重的政商勾结,导致财阀富可敌国,快速积累的社会财富相当一部分进入财阀的口袋。如此情况下,财阀以及与财阀有共同利益的大中企业主和中产阶级自然成为保守派(反对社会变革,延续亲商政策)的铁杆支持者。

  撕裂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则是韩国国家情报院和军队为保证本部门获得源源不断的经费,也在不断煽动恐北情绪,加剧了韩国社会恐北中老年人和新世代年轻人之间的分裂。2012年总统大选时,为了避免倾向于与北方缓和关系的文在寅或安哲秀胜选,国情院甚至披挂上阵干预国内政治,散播不利于文在寅和安哲秀的言论,韩国国军网络战司令部也被传参与干政。尽管时任总检察长蔡东旭强势主张严查国情院和国军干预竞选问题,但在来自政府高层、警方以及保守派媒体的重重阻力下最终失败并被迫辞职。由此可见保守派势力在韩国国家暴力机关内分布之广、根基之深。

  面对如此左右对立如此严重,保守派势力又如此深厚的韩国社会,尽管文在寅总统在18日的纪念仪式上已经表示要彻查光州惨案真相,追究相关责任,但真正进行起来,恐怕阻力不小。

  比如光州惨案的最高责任人全斗焕,在1996年以主动参与军事叛乱和内乱罪、谋杀上司未遂罪及受贿罪三项罪名,被判处死刑,但后来改判终身监禁,1997年12月就得到特赦获释。全斗焕获释后依然过著领袖般的生活,由担任的私人保镖以及警察保护着。韩国电影《26年》描述了一场虚构的由受害者子女进行的刺杀全斗焕行动,反映出光州事件受害者及其家属对全斗焕没有得到严惩的强烈不满。

  除全斗焕外,卢泰愚、郑镐溶等全斗焕政权高官以及派驻光州的空输旅团军官也大都“平安落地”。文在寅总统能否克服重重阻力,严惩这些第五共和国以及第六共和国时期的相关人物,并以此为切入点,彻底清算亲日、傍美、的保守派势力,根本改变政商勾结的局面,我们拭目以待。


AG九游会老哥俱乐部

©AG九游会老哥俱乐部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7号云南大学东陆校区南学楼 邮编:650191

电话:+86-871-65033412

传真:+86-871-65148547

相关链接